環境益生菌(Enviro-Biotics®)是否可以殺死COVID-19病毒?

最近陸續收到詢問有關環境益生菌 (Enviro-Biotics®)是否可以對抗或殺死COVID-19病毒(SARS-CoV-2)這類的問題,我們統一說明如下。

 

首先,有關這個問題我們目前沒有明確的答案。但我們可以從現有已知的資訊,來了解一下細菌有什麼對抗或消滅病毒的方法:

  • 入侵到細菌體內的病毒:細菌自己有一套免疫系統稱為CRISPR,用於抵抗病毒(或噬菌體)的入侵,並摧毀入侵者的DNA。
  • 未入侵到細菌體內的病毒:有些細菌會分泌蛋白酶(protease)到其周圍,以蛋白酶分解病毒顆粒上的蛋白質,破壞病毒的結構,或分泌溶病毒物質(virolytic substances),如下文將會提到的表面素(surfactin)。細菌藉由這些手段破壞病毒,使其失去活性 (死亡) (5)。

 

betterair環境益生菌的配方中,其中一隻益生菌為隸屬於芽孢桿菌屬(Bacillus)之下的枯草桿菌 (Bacillus subtilis),它可以對抗一些特定的病毒,簡述如下:

1. 有研究發現,來自豬糞中的好幾種細菌,可以使小兒麻痺病毒的數量快速減少,其中一種細菌即為芽孢桿菌屬的細菌 – Bacillus sp.。研究者根據實驗結果推測,細菌抗病毒的效果可能是來自其分泌的蛋白酶或溶病毒物質 (1)

2. 另一個研究團隊發現,枯草桿菌分泌的一種胜肽(peptide) – P18,可對抗流感病毒。該團隊甚至在其研究中直接拿P18和克流感(Tamiflu)藥物,比較它們對抗流感病毒的效果,並且發現P18的效果跟克流感相當 (2)

3. 枯草桿菌家族會分泌許多不同種類的抗菌及抗黴菌物質 (3),其中一些也有抗病毒的效果,如大環內脂A (macrolactin A)和表面素 (surfactin)。大環內脂A可抗單純疱疹病毒(Herpes simplex viruses,HSV) (3),表面素則是一種很強的界面活性劑,它可以造成有膜病毒 (enveloped virus)的外膜崩解,進而破壞病毒,如愛滋病毒(HIV) (4)。因為SARS-CoV-2也是一種有膜的病毒,因此其外膜應該也一樣會被表面素破壞,進而失去活性 (死亡),減少接觸傳染的機會。

 

另外,學術上研究會造成急性胃腸炎的諾羅病毒(Norovirus)時,常以同屬一個家族的貓杯狀病毒 (Feline calicivirus, FCV)做為替代來進行研究。betterair內部曾經以環境益生菌測試其抗FCV的效果,他們的內部初步測試發現,帶有FCV的載玻片,只要暴露於環境益生菌霧氣15分鐘,載玻片上的FCV數量就減少超過>99%。

 

以上為目前我們已知的資訊,分享於此。

 

參考文獻:

1. Deng MY, Cliver DO. Inactivation of poliovirus type 1 in mixed human and swine wastes and by bacteria from swine manure. Appl Environ Microbiol. 1992;58(6):2016-2021.

2. Starosila D, Rybalko S, Varbanetz L, Ivanskaya N, Sorokulova I. Anti-influenza Activity of a Bacillus subtilis Probiotic Strain. 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. 2017;61(7):e00539-17. Published 2017 Jun 27. doi:10.1128/AAC.00539-17

3. Caulier S, Nannan C, Gillis A, Licciardi F, Bragard C, Mahillon J. Overview of the Antimicrobial Compounds Produced by Members of the Bacillus subtilis Group. Front Microbiol. 2019;10:302. Published 2019 Feb 26. doi:10.3389/fmicb.2019.00302

4. Jung M, Lee S, Kim H. Recent studies on natural products as anti-HIV agentsCurr Med Chem. 2000;7(6):649-661. doi:10.2174/0929867003374822

5. Vasickova P, Pavlik I, Verani M, Carducci A. Issues Concerning Survival of Viruses on Surfaces. Food Environ Virol. 2010;2(1):24-34. doi:10.1007/s12560-010-9025-6